犬の心と虎の眸

Lockless Chain(一)

他独自走在无尽的黑暗中,四周安静得仿佛失却了时间与空间。

脚下粘稠的黑血如同沥青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每走一步都能听见黏腻的细微回响。

身体沉重得不像是自己的,带着隐隐的钝痛,仿佛全身的骨头被重新接上似的。

(这里是哪儿?)

他茫然地想着,也许这是某个地下牢狱,只是他不记得自己是何时来到此地的。意识昏沉,不,更不如说这片深沉的黑暗有某种魔力,能够让他心安理得地放弃思考。

(就算永远呆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。)

这么一想,倦意立刻就袭了上来,如同轻柔而舒缓的潮水将他淹没。

只要闭上眼睛就好。

(一切都……)

这样子一点也不帅气啊,别这么随随便便地放弃啊,你还有要做的事情吧。

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刻,不是最珍贵最难忘的吗?难道你将那些回忆全都抛弃了吗?

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战斗至今的?

(他们?他们是谁?)

(我又是谁?)

视野渐渐清晰起来,紧接着的是巨大而尖锐的疼痛,仿佛要撕裂身体似的,他发出惨叫。

带着咸腥味的液体充斥口鼻,如同溺水的人一样,他试图抓住什么来阻止自己不断下沉的身体。脑海里不知何故涌进无数嘈杂的声音,马蹄声、冲刷的雨声、建筑倒塌的轰鸣、刀刃相击的声音、箭矢划破空气的风声、火枪大炮的震响、孩子绝望的哭喊。

伴随着声音的是走马灯一般在脑中闪动的画面。他觉得自己像是走过了很漫长很漫长的时光,和那些声音的主人一起,在历史的洪流中沉浮,却无能为力。

他突然明白了,黑血里沉淀着的,是无数过往人的记忆,那是属于失败者的不甘、悲伤与怨恨。

就像天平一样,不存在绝对的平衡。所以才想要改变历史,改变他们的命运。

手指触到某个冰凉而坚硬的光滑薄片,在他不自觉地攥紧的刹那,那东西似乎割破了他的手掌。

他将那东西举到眼前。

寒冽的反光让他忍不住闭眼,这里一片黑暗,又是哪里来的光?

(这是……刀刃的碎片?)

在金属的反光中他看到了刀中人金色的左眼,真奇怪,有种故人相逢的怀念感。

没有戴眼罩的右眼里流下了殷红的液体,像是在笑,又像是哭了。

刀刃表面开始浮现出裂纹,像是开裂的冰,刀中人的身体也随之一点点破碎,为什么会这样?

他眼睁睁看着那人化作飘落的光粉。

(那就是我吗?)

(我又为何会身在此处?)

身体逐渐下沉,仿佛要和这片黑暗的空间融为一体—— 

[到这个地步还能保持自己的意志,真是个了不起的孩子。]

有人在他身边轻轻感慨着。 

[在本体迎来毁减的现今,要想离开这死之国返回现世是绝无可能的,毕竟终究是从刀剑中诞生的存在。失去了本体的你,拒绝暗堕的话只有消失这一条路了。]

(你在说什么?)

(不想死。)

(我还什么都没……)

他看不见说话的人,只能听见那个苍老而平和的声音说道。

[然而还是有使你免于消失的方法。]

[寄托在刀剑中的思念,被赋予实体而成为付丧神。而这份思念,源自你们的本体和先前的主人一起创造的羁绊和回忆。]

[我会把你送回你的本体尚在的战国时代,回忆是可以再创造的,作为付丧神的你也有机会更生,如果你有这份觉悟的话。]

半个身体已经没入黑血中的他无法动弹,只能竭尽全力从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。

[我要……活下去……!]

暗堕?那种东西一点也不帅气啊!听上去就恶心得想吐。

[你的觉悟,我确实地感受到了。最后提醒一遍,穿越历史是违逆天理的,更何况你还是已死之身。为了避免对后世历史带来明显的影响,我必须消除你身为付丧神的记忆。]

(消除记忆的话,我就不再是我了……)

对方像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。

[不用担心,我会将你的记忆封印在你的本体刀里,这也是更生的一环。而你自身,在更生完成后,将回归到你的本体里。]

[不过就算这样,不属于战国时代的你,迟早会被那些家伙盯上,战斗是不可避免的。]

(那些家伙?)

[那么就开始吧——]

黑暗的牢狱在那人话音刚落的瞬间就消失了,疼痛与血液也不复存在,柔和的白光笼罩了一切,光芒中金色的文字不断变换,他似乎漂浮在虚空中。

[你是谁?]他对声音的主人问道。

[我是经津主神,司掌刀剑的神明。伊达政宗的爱刀哟,去迎接你的更生吧。]

世界再度归于黑暗。

 

他在一间昏暗低矮的茅屋里醒来,支撑着自己坐起来,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缀满补丁的衣服,感觉自己做了个很漫长的梦,只是无论如何都记不起梦的内容。

然后他听到了什么人的叫声。

他抬头,看见门檐下站着一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,那人正目瞪口呆地盯着他。

他想说些什么,对方却先跑开了。

(真是奇怪的反应。)

他闭上眼,试图理清思绪,比如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的,在这之前又发生了什么。

然而越是思考,就越是觉得不对劲。

头脑里一片空白,他想不起来自己是谁,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身在此处,仿佛有人消除了他的记忆似的。

[父亲!武士大人醒过来了!]远远地听见那个少年的喊声。

(武士?是在说我吗?)

(难道他们知道我的身份……)

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他睁开眼,看见一位典型的农民打扮的男人,手上满是泥污,和先前的少年站在门口,两人看向他的神色里带着一丝畏惧。

那就问问他们好了。

他开口。

[这里……是哪里?]

[我……是谁?]


评论(1)

热度(3)